字谜杯里一块糕

人生就在不断的爬墙和爬回中进行。

很早以前一篇Bondlock設定寫出的結局(也只有結局)

结局
James Bond殉职了,你看着那副被米字旗所遮盖住的棺木并没说什么。因为你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并且你也不抱着任何希望去想这又是Bond的一次假死,因为这次MI6找到了他的尸体,而你是遗体接受人——他唯一的亲人。
你没有哭,不论是在Mycroft拍着你的肩的时候还是Sherlock抱住你的时候,你都没有哭。因为你不认为这有什么用而且你知道James Bond不喜欢你哭泣。

你拒绝了Sherlock的好意,因为你不想和一个几乎每天都能制造爆炸案的家伙住在一起“能够忍受Moriarty的人除了你就没有了。”你这样对Sherlock说,而被点名的那个家伙则做出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总是这么夸张。
你开始了一个人生活并适应它。这其实也没什么太难的因为James Bond总是在出任务。只是你不得不花些时间让自己不去想那个已经消失在你生命中的Everyday Call,不得不习惯每次的噩梦和噩梦醒来后下意识的看向手机结果却从来没有在属于James Bond的那一栏内看到新的简讯时那种些许疼痛的感觉。但你却从没想过去改变那个James Bond为你录制的叫你起床的闹铃。

然后,MI6迎来了新的007——一个黑发蓝眼的家伙,與幾乎是相同的資歷。你不在意这个,因为你的James Bond只有一位。你照样为007提供装备,照样在007任务的时候给他提供技术上的帮助或者指挥。但你从来没有告诫过他按时归还装备,也不会在他出任务之前对他说“Good luck out there in the field.”这样的话。因为他不是你的特工不是你的James Bond。

你拒绝过太多异性或者同性恋爱甚至于结婚的要求,并不是他们不好,而是你觉得除了James Bond没有人能够忍受你的坏脾气和包容你的坏习惯。

【您已使系统停止,是否选择继续或者重复还是销毁一切记忆存档。】

冰冷的机械音出现在你的耳边,你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Destroy.”伴随着呼吸机的杂音,你下达了指令。

【Yes Sir.】

泛着蓝光的记忆文件在一瞬间分崩离析,你的眼角变得湿润了,你伸出手,放在呼吸机的开关之上。放松肌肉,开关因突然的压力跳到了OFF。

伴随着心率仪的警报声你笑了起来,你说“Hi, Double O Seve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