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谜杯里一块糕

人生就在不断的爬墙和爬回中进行。

(00Q)Something About Them

Q和Bond的衣櫥深處壓著兩件印有毛蟲的藍底睡衣,那是來自於一次購物後的贈送品。
而現在它們安靜的被Q放在與其風格完全不相同的鋪著絲絨床單超越King Size的床上。

「該怎麽辦才好。」
Q站在床邊苦惱於如何解決這兩件衣服,畢竟一直放著不管也不算是一種辦法。

「Cute?」
Bond走進房間看著擺在床上的衣服挑了挑眉
「我以為你早把它們扔了。」

「浪費從不是一種最佳的選擇,James。」

Q不鹹不淡的回應了對方然後翻了一個白眼

「要知道在當時選擇贈送物的時候我就更加偏向於那條藍色的毛巾。」

頓,Q像是想到什麽一樣笑了一下。他擡起頭勾住Bond的脖子迫使對方彎下腰,然後附在Bond的耳邊

「誰選擇的誰來解決。當然,不可以胡亂扔掉。」

像是安撫一樣的Q在說完這句話後親吻了Bond的鬢角,然後松開手悠悠閑閑的抱著他的筆記本電腦離開了臥室留下Bond一個人站在那裏解決這個問題。

晚餐後的甜點是蜂蜜小蛋糕,搭配著伯爵茶這是Q在設計新的代碼時的最愛。

在Q的代碼敲到一個分節時,他的身邊多了一件藍色的東西。

「男人送給女人衣服是為了脫掉它,那麽Bond,你讓我穿這套睡衣又是為了什麽?」

Q摘掉眼鏡用他綠色的眼睛註視著Bond,努力想要去嚴肃的氣氛卻又因為對方穿著的睡衣而變得不那麽緊繃

「別告訴我只是為了你那不知道從哪裏跑出來的奇怪浪漫。」

「當然不是。只是按照你所說的,物盡其用。既然你不希望胡亂的扔掉它那麽你只能夠選擇接受,Cute。當然,你唯一的那件睡袍也被我扔進了洗衣機。」

停頓一下,然後Bond用著過於調侃的目光打量了Q

「不過,如果你選擇裸睡我也不會介意。」

Q翻了個白眼完全不想去理會一點也不正經的特工,推開自己放在腿上的電腦抓著那件睡衣走向臥室。

Q換好了那件於他而言也足夠幼稚的睡衣,然後從臥室走出來。目不斜視的坐在了沙發上,Bond的身邊。

然後他重新拿起自己的電腦想要繼續剛才的工作,但似乎Bond並不如此希望

「So cute。」
Bond抱住了Q並把頭壓在他的肩上看著電腦的屏幕。

「如果你是說的這件睡衣,無法否認它的確,Cute。」

Q不為所動繼續看著屏幕

「Bond,M要求我明天之前需要完成這個程序。我不想因為某些原因而去推遲這個期限。」

「當然,我知道。」

Bond毫無誠意的答應著手又緩慢的鉆進Q的睡衣內,帶上些恰好的力度一點一點的上移。

Bond用手撫摸著Q那一層薄薄的腹肌,然後繼續按照著既定軌跡向上,直到他接觸到Q胸前的凸起

「該死的,Bond我說了…!」
Q帶著一些怒氣的反駁因Bond指甲輕輕的一掐而被重新咽進了喉嚨。

「噓。」
如同安慰一樣的,Bond親吻了Q的後頸,然後是Q的顴骨。

當然,在這過程中Bond的手同樣沒有閑下來,他一邊用右手解開Q睡衣的紐釦,一邊用左手在Q凸起的部位旁邊畫著圈,但又不去觸碰最重要的那一點。

「Bond,我不想,該死的嗯…我不想被M亂教育一通。」

Q用著自己努力去維持的平穩的聲音去做出了抗議但換來的卻是Bond變本加厲的騷擾

「你說過的,Cute。男人送給女人衣服是為了脫掉它,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責任而已。」

帶著明顯的笑,Bond吻上Q強行的讓他跟隨自己略快的節奏。然後在Q應付這個吻的時候完全的敞開他的睡衣。

「該死的。」

在一吻結束後Q有些氣喘的罵了一句,帶著明
顯的懊惱。他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



————————TBC————————

哦是的我是故意的,反正后面,我就不知道多久写的完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打人别打脸(。)

评论(3)
热度(37)